银龄教师发展 提质增量为要

发布时间:2024-02-26 08:07:15 来源: sp20240226

原标题:银龄教师发展 提质增量为要

   “银龄计划”是积极应对老龄化社会、充分挖掘老年人力资源的一项创新举措。自2018年实施以来,这个计划吸纳了超过两万名中小学退休教师和近一千名高校退休教师,充分发挥了银龄教师的教育智慧和经验优势,提升了受援校乃至受援地区的教育水平,取得了多方共赢的良好成果。

   “十四五”期间,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人,退休教师人数也将达到高峰。有效利用这一宝贵资源以应对老龄化带来的挑战、促进教育高质量发展,变得至关重要。因此,提高银龄教师的数量和质量,扩展其服务范围,凸显银龄教师的典范作用,已成为社会各界迫切需要研究的重要课题。

   笔者看来,实现银龄教师队伍提质增量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任务,可依托制度、经济、教育、文化及数字化等多方面的赋能支持,推动银龄教师队伍发展,提升其服务效能。

   第一,构建政策支持体系,完善银龄教师组织结构。“老有所为”是老年人与社会互动的重要方式,是一种注重需求和权利导向的老龄化观念,又涉及个体偏好和能动性。因此,在推进“银龄计划”过程中,首先要强调权益保障。相关部门应在坚持双向选择原则的基础上,做好前期需求调研,注重对银龄教师的精准识别。援派单位不下发定额指标,不搞“一刀切”,以保障银龄教师行动成效,提升其参与感和获得感。其次,建立健全组织机构,优化用人制度。应建立健全银龄教师统计制度,构建信息库和信息网络,以实现银龄教师资源共享,更好地管理和利用人力资源。建立注册制,健全登记、培训、考核、注册等程序,完善项目聘请、短期聘请等多种聘请方式,形成有利于银龄教师充分施展才能的选用机制,以确保银龄教师队伍的稳定性、流动性,最大限度释放银龄教师活力。

   第二,优化持续服务机制,满足银龄教师基本需求。经济赋能是指通过提供经济资源、支持和机会,促进特定个体、组织和社会群体实现发展。对于银龄教师而言,经济赋能包括确保受援学校协助银龄教师适应当地环境与生活方式,帮助他们调适自身知识与经验适应工作需求,提供日常服务与保障措施等。针对高频服务事项,如医疗、社保、生活缴费等,应设立覆盖基层的线下办事渠道,同时保留人工窗口和电话专线,以满足银龄教师日常生活需求。同时,受援学校应实行工作弹性化管理,充分考虑银龄教师的年龄、身体状况、生活状况及心理需求,如可鼓励银龄教师“结伴同行”或组团式相互支持,补齐社会心理服务短板。受援学校和援派学校都应关心关注银龄教师及其家属群体,为他们提供慢性疾病治疗、家属探望慰问等服务。

   第三,设立专门支持机构,拓宽银龄教师参与领域。尽管银龄教师在其学科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科研经验,但面对不断变化的知识和技术,也需要适应新的教育环境、创新教学方法。教育行政部门和相关机构可尝试建立专门机构或在线平台,提供最新的教育资讯、教学方法等资源和学习服务,以满足银龄教师继续学习的需求。建立基于互联网和云计算技术的学习服务平台及常态化协作机制,实施模块化服务组织方式,帮助银龄教师获取所需的知识和技能。更为关键的是,相关机构要将思想政治教育和师德师风建设置于首要位置,通过常态化推进教德培育涵养,提升银龄教师的政治意识和政治能力,推动银龄教师以德施教、以德立身。

   第四,树立积极老龄观,提高银龄教师的价值认同。当前,社会普遍存在对老年人的认知偏差,往往低估老年人的价值,忽视这一群体的潜在贡献和丰富经验。对此,社会和政府应树立积极老龄观,提高对银龄教师的价值认识和支持力度。同时,可以通过媒体、社交平台等渠道宣传银龄教师积极生活、学习、工作的成功案例和典型事迹,强调他们对社会的贡献和潜力,以改变人们对老年人再就业的刻板印象。此外,通过社区活动、老年教育和代际学习等,进一步加深青年人对银龄教师的价值认同,同时鼓励老年人主动融入社会、融入教育事业,实现自我发展。地方政府、高校、行业协会等多方主体应共同努力,加大宣传报道力度,激发退休教师参与“银龄计划”的积极性,营造更加关爱和尊重银龄教师的氛围。

   第五,增强教育数字化,助推银龄教师实现“数字蝶变”。在数字技术快速改变教育方式和环境的背景下,为银龄教师提供多方式、多类型的数字支持,助其更好适应数字化教育的要求颇为关键。首先,应为银龄教师提供数字技术方面的支持,包括提供基本的计算机操作培训、在线教育工具的使用指导以及数字资源的管理帮助等。其次,促进跨代交流与协作,银龄教师可与年轻教师合作,形成跨代团队,实现知识传承,同时还可以融合经验与数字化技能,充分发挥各代教师的长处,共同推动教育领域的进步与发展。受援学校还应积极探索数字化学习共同体等创新实践,让数字化教育经验丰富的年轻教师充当银龄教师的协作伙伴,创建温馨互助社群,定期组织经验分享和学习活动,减轻银龄教师在数字化教育中的孤立感。最后,建立明确的支持和发展机制,制定数字化教育指南,协助银龄教师在数字化教育环境中建立信心并受到认可。

   银龄教师队伍提质增量,离不开全面、深入、系统化的框架。这个框架应当关注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影响因素,包括积极老龄化的主导理念、生涯效应的精神指向、多样化平台构建以及多元支持策略的制定等。通过这些综合性赋能措施,可以帮助老年人在积极参与社会的过程中,重新塑造自己的角色和身份认同,进而为银龄教师提质增量创造更具活力和包容性的环境。

   (作者:马丽华,系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副教授,上海终身教育研究院兼职研究员)

(责编:李昉、孙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