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温柔 藏于何处

发布时间:2024-02-26 09:23:55 来源: sp20240226

  在时针即将指向新年零点的时刻,浙江音乐学院的大学生王家恒、潘子伦、蔡彦培、冯宸铭又站上了他们熟悉的舞台。他们曾在杭州亚运会开幕式领唱主题曲《同爱同在》。这一次,在状如莲花的体育馆里,他们再次唱起这首歌,与许多明星并肩站在舞台中央,在秒数倒数中等待着新年的到来。

  对他们来说,2024年来得“格外有仪式感”,“这是时代赋予的机遇,也是城市给我们最大的温柔,让我们这些普通的大学生也有机会一夜成名”。

  不久前,在由中国青年报社和保利发展控股联合出品的短片《“价值连城”的青春》中,一群年轻人讲述了与城市双向奔赴的故事。他们相信,在大城市的闯荡中,“梦想成真”4个字,不再是一句空头支票,随时有“变现”的可能。

  城市的温柔,融在歌里

  潘子伦觉得,杭州温柔地成全着他的“音乐梦想”,“选择城市和专业的时候还有过一番犹豫,最后来到这里,也让我找到了精神的创作高地,无数次灵感迸发,都是坐在西湖边的长凳上,这很难说是一种巧合。”这个年轻人认为,杭州成全了古往今来不少人的奇思妙想,无愧于它的“人造天堂”之名。

  “小鸭滑过湖镜,把月亮揉成了弹软的布丁,月与我心相映,随涟漪荡漾出轻柔的乐音。”在这4名大学生中,潘子伦最喜欢作诗,他觉得城市里没有围墙的湖边公园处处潜藏着温柔的诗意,“每次近距离地观察微风吹过湖面的阵阵涟漪,脑海中全新的灵感便自然涌动”。

  西湖之外,王家恒最爱的是杭州夜市里的路演直播。闲暇时,没有课的晚上,王家恒也很喜欢拉着潘子伦、蔡彦培、冯宸铭一起,拿个音响,路演唱歌,和行人互动,开场直播。

  在杭州,像他们一样喜欢在城市街头路演直播的年轻人有很多。浙江省商务厅最新监测数据显示,目前杭州已有综合类和垂直类头部直播平台32家、近5万名主播,直播相关企业注册量超5000家,数量位列全国第一,带动就业超100万人。相当于每244个人里就有1个是主播;每12个人里,就有1个从事直播相关行业。

  这座城市的歌声,见证着一群又一群年轻人从小到大发展起来,摇身成为民营企业家,实现自己的“造富”神话,创造着日新月异、生机勃勃的城市活力。

  对于在上海浦东软件园工作的年轻人张震来说,城市里的歌声“是他的兴趣、特长,也是生活必需品”。

  下班后,他经常驱车几十公里,从公司前往彩虹室内合唱团尽情高歌,排练的歌曲有拉丁语、法语、英语等,“在国际范儿的大都市,想唱什么语言都可以尝试。高度自由,是这座城市的灵魂。”

  合唱团的成员来自五湖四海,甚至还有金发老外,然而在歌声中,不管你是金融大佬还是普通白领都没人在意。在短片《“价值连城”的青春》里,张震表示:“下了班我也不用再假装正经扮演公司高管。这座城市的温柔就在于,可以让天差地别的人迅速融为一体,在碰撞中产生奇妙的高能化学反应。”

  在上海,张震觉得永远都不用担心生活变得无聊。闲来无事和朋友聚餐也可以演一场话剧,演完大家一起“开怀大笑或者抱头痛哭”,“艺术氛围和呼吸一样”。

  彩虹合唱团的故事,都藏在平时排练的歌声里,唱给懂的人听。

  他认为,无论是路边音乐会还是大型演唱会,城市整体音乐氛围的营造,都实现了音乐与城市的相互滋养。音乐增强了青年与城市的联系,提高了年轻人的归属感。

  城市的温柔,藏于味蕾

  对于成都大运会大运村保利酒店工程安保专员李家成来说,成都的温柔,是一场浪漫的邂逅,让他从一名湖北汉子摇身变成“耙耳朵”,并且“甘之如饴”。

  2023年8月8日,成都大运会闭幕式那天,平时不怎么发朋友圈的李家成一连发了两条,一条是全城免费吃火锅的页面,一条则晒出了他和一个女生在大运村里的工作证,配文是:“赛事结束,我们不会。”

  成都大运会结束了,这个年轻人有了和他一样爱吃火锅的女朋友,并决心留在成都。他和女朋友养了两只“金丝熊”,未来计划再养一只猫咪和一只狗狗,“想想就很巴适”。

  李家成形容成都的温柔在于,它关心着你的疼,体贴着你的痛,踌躇满志时,高速的发展支撑着你的事业追求;累了躺平时,悠闲的生活接纳着年轻人的疲倦。

  他和女朋友在大运会工作时,听到那些外国运动员问他们最多的就是:“哪里好吃、哪里好玩?”每次他都会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先去尝尝红油火锅”。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评选了9座世界美食之都,其中,中国的城市就占了一半以上,一共有5个之多。成都就是其中之一。

  城市的温柔,藏在街头

  作为一名城市摄影师,梁志远在广州大排档聊得最多的话题就是城市街头的风景变化。他自己都不清楚已经拍过多少张城市风景照片,“买了5个4TB的硬盘,现在都装满了”。

  这其中,琶洲村的照片占九成,从18岁拥有第一台胶片机,到现在36岁,“18年过去了,除了远方隐隐可见的广州塔一如既往,琶洲村从里到外,每一条街道都焕然一新。”

  梁志远觉得,琶洲村是广州飞速变化的一个切面。在他的印象里,小时候,琶洲村的天空只有窄窄的一条缝,打开窗户就能和旁边的邻居握手,直到2008年,一群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来到这里,杂乱的格局被打破,道路笔直地铺开,大厂总部在这里“安家”,给近30万人提供了就业机会。

  在梁志远的相机里,有琶洲村许多街道蜕变后的模样,比如曾经的地标,珠江啤酒厂变身为年轻人喜欢的文化创意区。与此同时,重新生长的琶洲也没有完全抛弃过去的传统,村里仍能看见两座祠堂,老广州的乡土文化没丢,还容下了年轻人的消费风尚。

  30岁之后,梁志远开始带着女儿梁玮祺穿梭在广州街头拍摄。如今,他的女儿10岁,开始有了自己“独树一帜”的拍摄风格,她不喜欢拍珠江新城的摩天大楼,反而尤其喜欢拍摄“老城区”,拍摄被高楼包裹着的“城中村”、传统的骑楼,还有各式风格的老建筑。

  梁志远对此觉得“骄傲”,在广州,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有风格”,“不会有人觉得另类,去限制什么”。在她女儿的镜头里,那些被时代淘汰的事物,依然找到了它的落脚点。

  这份松弛感和包容感,不光发生在广州,如今,上海、成都、西安、杭州等越来越多的“一线”“新一线”城市正逐渐撕碎它的冰冷标签,开始探索“如何更温柔友好地对待年轻人”,包裹住年轻人更多元的“心愿”。

  “如今,全国已有超过200个城市提出建设青年发展型城市,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已经成为推动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纵深实施的重要项目抓手。当年轻人步入社会,最先面临的问题都是在哪个城市落脚。”中国青年报社有关负责人说,未来需要不断地挖掘更多“城市对青年更友好,青年在城市更有为”的故事,从年轻人就业、安居、文化生活、运动、休闲、娱乐、美食等方面破题,以年轻人的视角,呈现理想之城。

  城市对年轻人的温柔,都藏在哪里?究竟什么样的城市能留下青春又留住人?张震认为,当一座城市对年轻人足够温柔的时候,那么即使再繁忙疲惫,也总会盛装打扮让仅剩的时间精彩纷呈,在人潮涌动中一路高歌向前。

  如同王家恒、潘子伦、蔡彦培、冯宸铭在短片中所言,背靠在杭州深夜川流不息的街头一同高喊着收尾的那句话,“还会有更大的舞台等待你我相逢,期待活力无限的明天”。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戴月婷 实习生 杨润丛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房家梁】